茶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0万一针号称包治百病干细胞治疗未经批准风险大0

发布时间:2021-01-22 04:50:57 阅读: 来源:茶壶厂家

事实上,除了造血干细胞治疗血液疾病以外癫痫能治愈吗,中国卫生部没有批准任何一家医疗机构用干细胞临床治疗任何一种疾病,但非法的干细胞治疗依然遍地开花。

在付出10万元一针的干细胞注射之后,袁静女儿的病情并没有好转,空腹血糖依旧高达15mmoL/L,是正常人的两倍以上。

这个19岁的少女在3年前被查出患有Ⅱ型糖尿病,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告诉袁静,无法治愈。偶然一次在网上看到北京一家部队医院用干细胞治疗糖尿病的广告时,袁静就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网上说干细胞是万能细胞,可以修复失去的胰岛细胞,从根本上治疗糖尿病,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海市蜃楼的憧憬

袁静看到的广告也不完全是忽悠人,人体是一个由200多种不同组织千万亿个细胞组成的细胞王国,最早就是由具备高度增殖和分化潜能的干细胞(stemcell)分化发育而来。

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下,干细胞被诱导分化为各种组织细胞,再移植给病人,可以用于修复一些曾经被认为是不可再生的组织器官,那些不治或难治之症,比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肝衰竭、脊髓损伤、帕金森病,就有了治愈的希望。

要把干细胞的巨大潜能转化为成熟的治疗手段,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国内大批的医院,都乐于把干细胞的潜力当作现实的治疗力。

上至三甲医院,下至美容院小诊所都开设了所谓的干细胞治疗中心。截至2012年7月,卫生部干细胞整顿工作办公室的调查结果是——干细胞治疗已经在我国300家左右的医院、机构开展。一位官员称:“这是卫生部开展的一个自查,自己报上的有300家,还有没有报上去的呢?实际肯定不止300家做。”

在任何一个搜索引擎中输入干细胞治疗几个字,从国家级到省级的各色干细胞治疗中心不一而足,其中还不乏设立在大型的三甲医院旗下的干细胞中心。

在这些干细胞中心的宣传口径中,干细胞似乎可以包治百病,事实上,除了造血干细胞治疗血液疾病以外,卫生部没有批准任何一家医疗机构用干细胞临床治疗任何一种疾病,全球的绝大多数干细胞研究都在动物实验或临床阶段,只有加拿大在今年5月份批准了美国一家公司生产的干细胞药物用于治疗移植物抗宿主病。

这些“神通广大”的干细胞治疗机构还号称和美国哈佛大学、洛克菲勒医学中心有合作,在《自然》、《科学》等著名学术杂志上发表过论文。实际上,《自然》杂志自2009年以来,几乎每年都会撰文批评中国的干细胞治疗泛滥成灾。

被欺骗与被损害的

多数公众不能分辨,理论的可行性、临床实验、临床治疗三者间的巨大鸿沟。医学领域,一项理论上可行的实验室的技术发展到成熟的临床治疗技术,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要经历多年的严格临床前及临床试验,甚至会经历很多挫折与失败。

对于那些绝望的患者和家长而言,更是如此。袁静在2011年1月拨通了北京一家部队医院干细胞治疗中心的热线电话,对方告诉她,干细胞治疗对她女儿的糖尿病是肯定有效果的,而且年纪越小,效果越好。

主治医生建议袁静做一个8000万个干细胞的注射,价格大概在10万元,当袁静表现出经济上的为难时,医生又告诉袁静,6000万个干细胞效果也可以,只要8万元。袁静后来才知道,对于经济更差一点的病人,医生还会推荐更便宜的治疗。

当袁静问起干细胞手术的风险时,医生义正辞严地说,这是一项比较成熟安全的技术,没有什么风险,“他们从来没有告诉我,这是一项处于实验阶段的技术。”

北京的干细胞之旅总共花费了10万元,治疗结束一年之后,但一年过去了,女儿的血糖仍然是正常人的两倍,“她现在还年轻,还没出现并发症,但以后怎么办呢?”,袁静刚开始还经常给医生打电话询问。渐渐地,医生不理她了。

袁静常联系的几个病友,也都没有效果。

但袁静不是最倒霉的那一个。29岁的浙江金华人洪淳独自揣着家里的拆迁补偿款,踏上了到上海的火车,去上海455医院的干细胞治疗中心治疗脑梗。

让洪建斌气愤的是,没有检查,没有家属的签字,医院就给弟弟注射了三针干细胞制剂。接受完治疗的第二天,洪淳就开始头晕恶心,在上海回金华的火车上,洪淳陷入昏迷,还等不及火车停靠金华站,一辆救护车在杭州站就把洪淳接进了医院,几天过后,洪淳去世,死因不明。

无法预知的风险

效果是难以预期的。事实上,除了造血干细胞治疗血液疾病是成熟的医疗技术外,几乎所有的干细胞治疗都处在临床试验或临床前的阶段。

眼下国内开展最火热的,莫过于用干细胞治疗糖尿病和神经系统疾病。考虑到中国有超过9000万的糖尿病患者,这简直是一架吸金利器。

“生病生久了,什么地方都去看过,还是不能解决你的问题。干细胞治疗就像一根救命稻草,一线曙光。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才会相信这种东西能够拯救自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患者解释。

大量的医疗机构正是利用病人的期待,向患有顽疾的病人推销昂贵的干细胞治疗,而这些干细胞治疗,还不具备充分的科学依据、缺乏透明度、也没有监控机制。

“用干细胞临床治疗糖尿病,现在不是太可靠,”袁卫平说,“我们有很多研究,但是缺乏能得到同行公认的、科学上设计得很好的、有对照、有比较的系统的研究。”

用干细胞治疗神经系统疾病距离临床应用更加遥远,“神经细胞和其他的细胞不一样,比如胰岛细胞,长起来了,就可以分泌胰岛素了,神经细胞在身体里面不仅要长起来,还要建立一个正确的神经网络系统,所以有一定的难度。”袁卫平说。

就目前的研究而言,干细胞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最有希望。干细胞是一群具有免疫调节功能的细胞,全球为唯一一个拿到上市许可,用于临床治疗的干细胞药物就是用于治疗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一种免疫系统疾病。

“现在有观点认为,干细胞治疗的安全性还不错,没出什么大乱子,是因为时间不够长,从人类第一次分离出胚胎干细胞不过14年,干细胞的安全性到底怎么样,我也不能断言,但我对干细胞研究得越多,越觉得害怕。”

没有规则的赛跑

失控的干细胞治疗饱受国外的同行和媒体诟病,卫生部在2012年1月发起为期一年的干细胞临床研究和应用规范整顿——2012年7月1日前,禁止在治疗和临床试验中试用任何未经批准使用的干细胞,并停止接受新的干细胞项目申请。

《自然》杂志4月的一篇报道提到,上海臻景医疗宣称,已成功利用源自脐带或脂肪组织的干细胞治愈了包括多发性硬化病在内的一系列疾病;吉林通源干细胞移植中心的一位员工介绍,他们的干细胞疗法可以治疗自闭症;北京普华国际医院干细胞治疗中心也提供治疗自闭症干细胞疗法。

巨大的利益驱动和监管制度的缺失,导致了中国干细胞治疗的乱局。

干细胞疗法的价格相当昂贵。《自然》杂志称,北京普华国际医院,干细胞治疗自闭症的费用是20.5万元人民币;上海臻景医疗,用干细胞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症(老年痴呆),需要注射4至8针,而每针的费用3万到5万不等。

与巨大的利益相对应的,是中国的干细胞研究和应用几乎没有规则。卫生部和药监局在过去的13年内,既没有明确由谁来监管干细胞,也没有出台相关的技术标准和管理规范。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家医疗机构获得了卫生部的许可,将干细胞用于临床治疗。

而且国家的执业医师法允许医院进行实验性治疗,大批医疗机构打着实验性干细胞治疗的幌子,跳过临床试验阶段直接进行临床应用。

卫生部的干细胞禁令在2012年7月1日已经结束,非法的干细胞治疗依然遍地开花。一位接近卫生部的人士告诉记者,卫生部已经组织了两次专家会议,讨论干细胞研究和应用的规范和相关的技术标准,草案以及国内形势,预计很快出台。

但截至发稿时,这份草案尚未出台,“倒是赶紧出一个规则,哪怕它是不完善的,也比没有强,”一位从事干细胞研究的科学家抱怨。

梦幻仙境单机版

澳门棋牌娱乐手机平台

三国帮破解版

魔灵传说最新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