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电可申请六大基础电信业务网间结算将成坎

发布时间:2020-02-11 03:14:14 阅读: 来源:茶壶厂家

《三网融合试点方案》最终版本(下称 “方案”)以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下称“广电”)可以申请电信六大基础业务、承认电信经营IPTV合法性而告罄。至此,笼罩广电和电信两大系统半年之久的政策迷雾,以决策层迅速拍板的形式而被层层拨开。

截至6月7日,工信部已经把文件下发到三大电信运营商集团,不过,此方案仍可能进行细节修改。翌日,电信运营商即召开全国策略会紧急部署应对方案。同时,工信部业已指示运营商承认现实,不要再对广电就内容播控权等进行纠缠。

与此对应,已经获得电信业务经营资质的广电却并未显出从容,拥有资质却尚不具备竞争优势,横亘在其面前的不仅是达几百亿的融资难题,还有多年非市场化运营而沉积的体制弊端。

未决的变数

已经下发到三大运营商的最新方案,核心内容是广电可以申请电信业六大类基础业务,而电信并未获得IPTV内容播控权,仍然只充当渠道商角色。不过,该方案首次承认了IPTV的合法地位,使电信运营商可以更广泛地与拥有IPTV内容播控权的机构一起开展电视业务。

该方案中尚未提及广电与电信之间网间结算问题,这仍将是未来广电、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四大网络运营商之间融合的关键。

“网间结算”是通信行业的一个术语,是指不同通信网之间的债权债务结算。举例来说,如用户使用中国电信的固话拨打了中国移动的手机号码,用户拨打电话所产生的费用由中国电信收缴,虽然在这次通话过程中,中国移动也向用户提供了服务,但用户无需向中国移动缴费,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移动在这次业务中一无所获,它会通过网间结算向中国电信收取一定的费用。

同时,在互联网数据传输上仍然存在网间结算的问题。即使广电获得IP电话的服务资质,由于初期规模无法与老牌电信运营商比拟,每一个广电用户电话的拨出,都要为其他运营商支付结算费用。而只有在双方网络规模相当,彼此之间结算费用才能够抵消。无论是互联网还是电话网,在广电没有形成规模效应之前,每一项业务都是在给其他运营商创造“租金”。

在电信运营商目前推广的光线到户工程中,已经把目标定在旧小区改造,而非新小区重建,其理由是,旧小区改造的费用大大低于重建一张新网。拥有固定网络用户接近1亿的 电信运营商尚且如此衡量,对于存量极小,又缺少经验的广电来说,想要建成一张新网,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此外,网间结算需要相关服务提供商之间协商并达成协议,加之根据目前的规定,结算是在工信部下机构结算,因此未来更是变数重重。

不过,此次通过的方案明确了广电负责IPTV集成播控平台建设管理,包括EPG(ElectronicProgramGuide的英文缩写,电子节目菜单)计费管理、通过有线网开展完整的互联网接入、数据传送及IP电话业务等六大类基础电信业务。中国电信集团人士透露,这几类电信业务已经包含了“盈利能力最强的业务”,开始“电信系统肯定是吃亏了”。

广电融资难题

形式上取得胜利的广电能就此开庆功宴吗?答案是否定的。焦虑马上就来了。

在获知广电获得互联网接入资质后,首先嗅到商机的是电信设备商们。深圳一家电信设备商满怀希望的向广电总局推销其设备。得到的答复是:“广电缺少资金,你们要先帮我们融资,我们才能买你们的设备。”这一问答,已经可以涵盖获得电信经营资质与实际开展业务之间的现实差距。

武汉邮电设计院曾经算过这样一笔账,广电如果要再建设一张有1亿用户接入的固网至少需要投资500亿元人民币。根据该机构调查,广电现有的有线电视网很多地方都没有进行双向改造,只能下行不能上行。原有的铜轴电缆在最初铺设时,考虑到为传输模拟信号而建,对于传输容量更大的数字信号都存在挑战,更不必说IPTV等高带宽的要求。

武汉邮电设计院的工程师称,与其挖沟改建网络倒不如重建一张新网。目前,广电方面已经公开表示,将在3年内完成组建国家网络公司和并网工作。此前的报道称,国家将出资200亿元组建这家公司。该公司将负责对全国有线电视网络的升级改造。如果此消息成真并且资金到位,广电仍至少还要面对300亿资金融资问题。

某省级电视台副台长告诉记者,以往电视台主要竞争对手是各个省级卫视频道,后来要加上互联网对广告的分食,现在又多了个手机电视这一平台,如果再和电信运营商竞争,电视台对内对外都可谓是压力重重。

在电信运营商内部,对广电可以申请电信业务并不担心。有资质,并不一定有能力。实际上,就连中国电信的移动业务都尚未实现盈利。对于多年来在体制内温床运转,尚无市场化经验的广电来说,无论是全程全网还是具体到服务问题,短期来说,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都难以造成实际的挑战。目前广电和铁通也有宽带,但实际对电信和老网通影响并不大。运营商内部人士指出,“现在电信业门槛很高,且利润已经很低。”

五稿博弈

6月7日,《三网融合试点方案》以国务院三网融合领导小组迅速拍板的方式,结束了五易其稿的曲折反复。翌日,广电总局科技司副司长王效杰公开肯定了该方案已经获得最后通过。此时呈现在电信运营商案头的虽不是方案最终版本,但影响着广电和电信两方始终的焦点问题终于廓清。

此轮方案中,电信将六大类基础电信业务向广电开放,对此,电信早有预计,争议不多。而内容播控权为电信觊觎最久,且又为广电核心资源,因此也经历管控又放开再收回的波折历程。到了6月8日,工信部召开三大电信运营商开会,统一口径,承认事实,“就不要和广电再过纠缠了。”而这五稿修改过程,从侧面反映出博弈双方的思维惯性。

三网融合试点方案第一稿中,广电总局和工信部双方将各自需求分门别类地直接上交到国务院三网融合领导小组,在这一稿方案里,几乎大多数需要协调的业务条目下面,都分别罗列了来自工信部和广电总局各自的解决方案和诉求。对这份矛盾上交的自拟方案,决策层深感不满,打回重写。这一稿写于4月2日。

原纱央莉

小泽玛利亚种子

鬼吹灯小说大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