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茶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换血幕后华为接班人之考

发布时间:2020-02-11 03:54:16 阅读: 来源:茶壶厂家

在中国民营企业中,华为是家“千亿元”级的标杆型企业;在全球范围内,华为是全球仅次于爱立信的第二大通信设备制造商(单纯按照收入计算)。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体量庞大、低调的知名企业却也有其为难处,今年66岁的任正非,就面临如何选拔企业接班人的问题。虽然,任本人日前在回应媒体“接班门”事件时,仅以“一场笑话”一言避之。但不得不承认,以任为代表的中国第一代创业型企业家们,在走过了近三十年的创业与发展后,都不得不面对如何合理安排企业接班人、如何让管理层平稳过渡、如何让公司基业长青的问题。在继承与接任间,做大抑或收缩?华为目前只是充当了这个典型群体的代表而已。

11月8日,华为公司公布了董事长孙亚芳的最新动向。在胡锦涛主席访问法国期间,孙亚芳代表华为与巴黎工商会(CCIP)会长皮埃尔·西蒙签署了合作协议。

这一消息的披露,被外界视为华为对孙亚芳即将离职传闻的一个回应。2010年10月27日,有媒体爆料称,华为总裁任正非为了让儿子任平顺利接班,“或以10亿元送走董事长孙亚芳”。华为当日下午即发出声明,称“目前在媒体出现的关于华为公司高层变动的消息,纯属凭空捏造的谣言,与事实完全不符”,并且要求员工对媒体禁言。

一向低调、神秘的华为,因为这一人事地震消息,被暴露于公众的聚光灯下。华为内部人士记者称:“孙总离职纯属谣言,华为内部无此动机。”

虽然公司人事激变并不像外界看来的那般戏剧化,但不可否认,2009年以来,华为所进行的种种人事调整,证明华为正在经历从创业型向发展型转变。实际上,从2009年开始,华为的最高责任机构EMT中的成员就陆续被更换。

许多家族企业的兴衰史都证明,一位富有远见的掌舵者往往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现在大家更关心任正非隐退后,谁来掌控华为。

接班人难题

华为原副总裁刘平在《华为往事》一书中写道:“任总再伟大,也逃脱不了中国传统的‘父业子承’的观念。在他的心中,他一手创建的华为帝国的最理想的继承人就是他的儿子任平。”

在他的描述中,任平继承了任正非的霸气,“有一次,他推荐一个朋友到我们项目组工作,被李一男拒绝,他拍着桌子大骂李一男。”而在刘平看来,李一男的离开与任平有着直接的关系。不过,当本报记者向前华为公司高层核实这段历史时,该人士表示“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

李一男是个传奇人物,1993年6月进入华为,1996年27岁的他坐上了华为公司副总裁的职位,曾经一度被外界认为是任正非的接班人。2000年他离开华为并创立了港湾网络。而戏剧性的是,6年后港湾网络被华为收购,他本人重回华为出任华为EMT之外的“华为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之位。2008年10月6日,李一男二度离开,出任百度公司首席技术官,现为12580运营公司CEO。

记者了解到,从中国科技大学毕业后,任平曾在华为多个部门工作,包括市场部、采购部、中试部等。他在中试部工作期间,中试部的总裁是李晓涛。在任平离开中试部的时候,李晓涛给任正非写了一份《关于任平在中试部工作的总结》报告。任正非把这份报告转发给所有副总裁,同时,还亲自写了一封感谢信,大意是:任平在公司工作期间,得到大家的帮助和支持,我代表任平向大家表示感谢。

“任正非已经为任平的接班做好了一切准备,包括管理平台,辅佐大臣,现在就等待任平的成长了。”刘平在书中这样讲道。

不仅如此,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也曾经透出“2007年,任正非曾提出让任平进入华为最高决策层,遭到华为决策层EMT中的4人抵制,任正非当时作罢,而2010年国庆节前一次华为例行的EMT会议上,任正非则提出要将任平引入EMT成为董事,但是遭到董事长孙亚芳等高管的反对。”

“在EMT中,分好几派,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有中立的。”一位华为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那些追随公司这么多年,为打江山立下汗马功劳的元老,面对任平心里不服是可以理解的。

据记者了解,任平目前职位是慧通公司董事长,带领华为的行政服务管理团队。

根据公开资料,深圳慧通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6月,总部位于深圳市坂田华为基地。在张力升的《军人总裁任正非》一书中,详细介绍了慧通的背景:“从2002年起,华为开始强化内部成本控制,从出差、会务接待、通信费用等方面入手全面控制费用支出。虽然华为仍然大规模地招人,但是应届毕业生的大部分招聘工作都外包给了华为外部新成立的慧通公司。这些毕业生并不直接进入华为,而是与慧通公司签订合同,在慧通工作。目的是建立一个人力资源的缓冲带,一旦形势不好,华为就能通过减少与慧通的外派合同的方式裁掉多余的员工。”

此前慧通由任正非的弟弟任树禄掌管,业务涉及餐饮供应、公关礼仪、软件外包等,几乎涉及除研发外的所有领域。慧通公司的成立本意为提高华为的人均效率和产值,但外界颇有争议,“慧通员工与华为员工一起工作,待遇却泾渭分明”。

谁是实际掌权者?

华为属于非上市公司,其在公司网站上主动公布的股东结构显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是深圳市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华为控股是100%由员工持有的私营企业,没有任何第三方(包括政府)持有华为控股的股份。

截至2009年12月31日,华为控股的股东包括华为控股工会委员会和任正非,前者的持股比例为98.58%,任正非持股1.42%。

不过,对于任正非持有的这1.42%股比到底有多大决策权?却始终是个谜。截至目前,对此次华为“接班门”事件,作为最大股东的工会委员会,并没有对公众表态。而华为公关品牌经理刘英赫亦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

11月2日任正非在视察华为上海研究院时,以股权结构为依据驳斥了外界传闻的“接班门”,“华为有近7万的员工持有虚拟的受限股,他们将集体决定公司的命运,怎么会由一个人决定这个事怎么做呢?” 而据记者从公司内部了解,所谓分配给员工的虚拟受限股,其实是不能交易和买卖,只享有分红权的股权。而EMT才是华为最重要的权力机构。

2005年,华为成立了日常最高决策层EMT,由孙亚芳董事长、任正非总裁以及6位分管不同领域副总裁组成,构成群体决策的机构,并推行了“轮值主席”制,由不同的副总裁轮流执政,每月定期商讨公司战略决策。EMT团队具有最高决策权,作为CEO的任正非也只是执行其决议。

华为在公司治理架构中这样说明:董事会委任公司经营管理团队(即EMT)执行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是公司日常经营的最高责任机构。除任正非之外,董事长孙亚芳以及6位分管不同领域副总裁各自的持股比例不详。

2010年9月底,华为管理层正式公示,由丁耘接任徐直军分管产品与解决方案体系总裁;余承东接任胡厚崑,担任战略与市场体系总裁。其中徐直军曾经和孙亚芳一样,都是接班人的热门人选,胡厚崑为华为开拓国际市场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EMT初始成员之一、原主管财务的纪平也退出EMT,转任健康官,脱离公司实际管理。接任纪平者为梁华,她同时担任CFO。据记者了解,梁华如今正在准备离职,其职务将由任正非女儿孟晚舟接任。而另一位EMT成员费敏,则已率先完成了离职手续。此后,华为人力资源原总裁吕克降为副总裁,李杰正式接任人力资源总裁,亦可能进入EMT。

至此,新EMT的班子成员将有望包括任正非、孙亚芳、徐文伟、丁耘、余承东、彭志平、孟晚舟,以及也可能进入的李杰与任平等。

华为内部人士向本报证明了上述人士变动的真实性。不过,此消息并未获得华为公司的官方证实。华为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目前由于外界传闻太多,华为内部要求公司员工对此事进行冷处理。”而在外界看来,这样的人员调整意味着任正非在EMT中的话语权越来越重,其权力和控制能力更强。

1944年出生的任正非现年66岁,“没听说他有退休的想法。”在华为一位内部人员看来,“在华为内部,早已形成一个共识,只要任总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他是公司绝对的精神领袖,大家都相信,只要他在,公司就会照常发展。”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华为离开了他,又会怎样?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AV

昆仑神宫 小说

相关阅读